独家 万亿余额宝频频强行“瘦身” 隐藏复杂情绪?可能全搞错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4 23:11

独家 万亿余额宝频频强行“瘦身” 隐藏复杂情绪?可能全搞错了

2018-05-15 20:57来源:时间财经余额宝/基金

原标题:独家 万亿余额宝频频强行“瘦身” 隐藏复杂情绪?可能全搞错了

《公募流动性新规》第二十九条……

万亿余额宝又“瘦身”了,但它可能搞错了方向。

515日,余额宝宣布自66日起,将T+0赎回到银行卡金额由5万元锐降至1万。作为全球最大货币基金的余额宝正在经历五年之痒。这次调整也是短短1年时间内,余额宝进行的第6次调整。

余额宝内部人士告诉时间财经,此次调整是为了体现余额宝小额、分散的现金管理本质,我们与平台上三家基金公司协商,主动将余额宝赎回到银行卡的当日到账额度进行了大幅调整。

部分业内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余额宝是货币基金,基金本身不具备T+0条件,都是垫资,不合规。另外,余额宝货币基金已经具有系统性重要机构的全部重要性,必须限制,否则有爆发影子银行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银行方面一直都不待见余额宝。原因也很简单——银行此前给予的高协存利息是针对大额资金客户,而余额宝则是针对更小额用户,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余额宝的3亿客户拿着少量的资金得到银行大额客户才能获得的6%利息一样。这也正是银行所愤怒的地方。

再加上,余额宝庞大的体量有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作为全球第二大货币市场基金的余额宝开始通过各种方式强行“瘦身”。比如,去年8月余额宝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上限调整为10万元。

但余额宝似乎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注册资金与风险准备金的关系——而这可能恰恰是余额宝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核心所在。

规模狂飙与主动调整

2013年,余额宝横空出世。那一年也被外界普遍认为开创了国人互联网理财元年,并由此点燃了中国互联网金融井喷行情。

短短两年,余额宝凭借其方便、快捷和高收益的特点迅速膨胀成6千亿元的庞大规模,成为中国货币市场基金的领头羊。

2016年,由于利率市场回落导致余额宝收益率大幅下降,其规模一直保持在7千到8千亿元,甚至在2016年第3季度首次出现负增长。

2017年,余额宝再度爆发。其在8千亿元的庞大规模基础上,第1季度大幅增长41%,突破万亿大关,达1.1万亿元;第2季度再增长25%,达到惊人的1.4万亿元,同时超越摩根大通美国政府货币市场基金,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三季度末达1.43万亿;2017年底已达1.58万亿元,全年规模将近翻番。

2018年季度末,余额宝的规模为1.69万亿元,较前一季度规模增速放缓至6.9%。超过2016年中国银行的个人活期存款平均余额1.63万亿元。

在规模狂飙的2017年,大家更加认识到余额宝迅速发展的风险。余额宝本身也开始频频做出限制措施。

首先是限购,人均持有余额宝额度上限持续走低,2017527日起余额宝额度上限由100万调至25万。随后2017814日起再度下调至10万元限额。2017128日起每天的购买上限降至2万元。201821日起每日9点限量发售。2018131日,支付宝发布《余额自动转人余额宝暂停公告》,21日起取消自动转入功能,且设置余额宝每日申购总量,当天购完为止。

其次是限赎,2018514日,余额宝用户端发出公告,从今年66日零点开始,余额宝转出到银行卡当日快速到账额度有所调整,从每日限额5万元调整到1万元;转出到银行卡普通到账服务(第二天到账额度)及消费支付等不受影响。

另外是分散风险,201853日,余额宝宣布升级,新接入博时、中欧基金公司旗下的“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中欧滚钱宝货币A”两只货币基金产品。

去年91日,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简称《公募流动性新规》),自2017101日起施行。新规从多个环节提出了基金产品全生命周期的流动性管理要求,提高货币基金做高收益的难度,防控大规模集中赎回引致的系统性风险隐患,降低系统性风险发生的可能性。

为了符合新规的流动性要求,余额宝在投资上也调整了资产配置比例,包括大幅增加银行存款和结算备付金;增加政策性金融债券和国家债券;大幅减少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少同业存单、企业短期融资和中期票据;缩短投资组合平均剩余期限。

余额宝做的可能还不够

从去年以来的一系列调整及今年一季度的增长数据看,余额宝规模增速有所放缓,但从514日出台的限制赎回措施看,显然还不够。

对于最近一次调整,余额宝公关部对时间财经表示,这一额度变化只涉及T+0赎回到银行卡的场景,余额宝转出到卡的普通到账、消费等服务均不受任何影响。蚂蚁金服将一如既往主动进行风险管理,为用户提供安全、便捷的服务。

“这次调整与流动性风险无关,我们一直非常重视余额宝的流动性管理。余额宝几次主动实行限额政策,包括接入了新的货币基金,都是为了更好地保持余额宝小额现金管理工具的基本定位,让余额宝长期稳健发展。”余额宝方表示。

作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规模已达到四大行个人活期存款平均余额的余额宝来说,本身已经变成大到不能倒的金融产品,成为系统性风险潜在的来源,势必成为监管关注的焦点。

去年9月,证监会发布《公募流动性新规》第二十九条显示,货币基金规模与风险准备金挂钩,限制随意新发货币基金。基金管理人应对所管理的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实施规模控制。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得超过该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

目前,余额宝规模近1.7万亿元,也意味着天弘基金需要有85亿元的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目前,余额宝的财报并未披露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数据。换言之,余额宝如果处理不好注册金与风险准备金的比例,一旦“风吹草动”就有可能出现系统性风险。

余额宝官网2017年一季度数据

不过,在《公募流动性新规》第41条第2项要求中提到,自本规定施行之日起,基金管理人的风险准备金不符合本规定第二十九条的,不得发起设立新的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与单笔认申购基金份额采用固定期限锁定持有的理财债券基金,并自下个月起将风险准备金的计提比例提高至20%以上。

《公募流动性新规》出来后,就有天弘基金相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所谓余额宝需要70亿风险准备金的说法其实是一种误读,因为这种说法没有将《管理规定》的第29条和41条结合起来看。“按照第41条规定,我们只需要从10月份开始把风险准备金的计提比例从10%上升至20%,而风险准备金是从管理费中计提的,余额宝2017年上半年的管理费大约是17亿,20%的话只有3个多亿,如果按月算的话则更少,因此200倍的风险准备金规定对我们来说影响不会特别大。”

此外,《公募流动性新规》还提到,关于系统重要性的货币市场基金,将由中国证监会会同中国人民银行另行制定专门的监管规则。

或许,对于余额宝来说,在化解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面前,它要做的还远不止这些。(北京时间财经曾福斌)

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同时请勿删除文中时间财经(ID:caijingbtime)字样,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